您所在的位置:福建住建> 美丽乡村
牛鼻山遗址:与昙石山唱和 开闽地“山海经”之先声
2020-03-02 15:17:27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江超  

【世界遗产·文化】

福建日报社

福建省文物局合办 

2020年第7期

牛鼻山遗址航拍图

文物名片 

牛鼻山遗址 

牛鼻山遗址位于浦城县管厝乡党溪村,占地面积约3200平方米。1989年、1990年,福建省考古队先后两次进行了发掘,共揭露面积900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墓葬19座、灰坑8个,出土石器、玉器、陶器等300多件,以及大量陶片。

这一遗址发掘的三袋足鬶、鸭掌足鼎等文化遗存,与闽江下游昙石山文化有较大差别并有自身特点,学术界将其命名为“牛鼻山文化”。牛鼻山文化在史前区域文化交流、闽台史前文化关系、史前文化发展序列、聚落考古研究、史前经济形式转变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2018年再次对牛鼻山遗址周边进行区域性系统调查,发现碳化粳稻种子距今5300年~4800年。


在闽江流域新石器文化体系中,牛鼻山文化是闽浙赣地区大交流大碰撞而形成的融合形态,也是农业革命的滥觞地。

前世传奇

兼具桥梁和桥头堡之功 

讲述者 陈兆善(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牛鼻山两次发掘的资料,为福建新石器时代山地类型考古遗址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珍贵的实例,与反映海洋文化的昙石山文化共同构成了福建新石器时代不同类型的文化代表。

众所周知,福建地区史前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当以昙石山文化为第一,而在整个闽北、闽西地区新石器时代的遗存发现数量尚显不足。对于研究福建史前文化的区系类型,存在较多的文化序列与区域的缺环。

闽北在古代福建历史文化中,发挥了先行者作用。就考古而言,福建北部经过历年考古工作,发掘了浦城牛鼻山、黑岩头和马道坪,武夷山梅溪岗、葫芦山和上七丘岗,光泽马岭和馒头山,邵武斗米山和延平葫芦山等遗址,充实了福建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内涵。相对于其他地区,闽北的史前文化还算相对完善。

这些遗址中,最有代表性的遗存还是牛鼻山遗址,它是“牛鼻山文化”的命名地,是闽北地区早期文化的代表,也是福建山地类型考古学文化的代表,为福建史前文化序列的重要一环。地处偏远的牛鼻山遗址,实际上是一颗遗落在深山之中的明珠。

浦城位于福建北大门,自古就是闽浙赣三省襟喉,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在文化、人员、经贸等交流方面,兼具桥梁和桥头堡的作用。前者体现在早期对接江南的良渚文化、江南土墩墓、越文化等,并在历史时期继续作为福建与江浙、中原联系的主要通道;后者表现为在吸收和引进先进文化时,先在本地生根发芽,然后再下传至闽江流域等地区,为福建历史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牛鼻山文化特点很明显,其典型陶器有三足鼎、三足盘、三足鬹、凹沿长腹圜底罐、小侈口扁腹罐、侈口长腹圈足罐、敛口长腹圈足或圜底壶等十类器型,还有少量其他器型。其中三足器、长腹器、高圈足器造型最为典型,带耳或带把器型很发达。

我们发现,牛鼻山类型文化,出现了来自邻近浙江、江西同期文化的交流和影响。从器物形态方面分析,牛鼻山类型下层遗存中的高喇叭形圈足豆、高柄豆、锥形足鼎以及壶、罐造型,与已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良渚文化关系密切,往上还可追溯至江南新石器的崧泽文化;另外与江西樊城堆类型文化也有一定的联系,两者在陶器的陶质陶色方面,墓葬随葬品的鼎、豆、壶组合,以及石斧、锛、镞等生产工具形态上,都有相似的文化面貌。江西考古专家认为其归属极可能为江西的另外一支考古学文化——万年文化,意味着牛鼻山文化极可能就是万年文化的来源。

牛鼻山文化对闽江下游的昙石山文化有很大的影响。昙石山文化的第二来源也是其主要来源,就是闽江上游地区的早期文化,重点就是牛鼻山文化,当然还包括现南平地区所辖的闽江上游地区其他的一些早期文化。从自然地理环境来说,闽北是闽江的源头之一,沿江交通便利。除个别地段外,有连绵不断的纵向延伸的山间谷地,使得闽江上下游之间有机联结在一起,为文化交往提供了便利条件。从考古学文化的意义上说,闽北是福建文化的源头,这是有一定的基础的。

具体比较昙石山文化和牛鼻山文化,我们发现有四类器物为两地共同常见、形态基本一致的器型,如小侈口扁腹圜底罐、侈口长颈扁腹圈足壶、敞口浅腹中高圈足豆、敞口浅腹高宽圈足盘等;形态相同而较少见的器物,有凹折沿鼓腹矮圈足罐、微侈口折腹宽矮圈足簋、平折沿弧腹矮圈足簋、敛口斜弧腹矮圈足簋;相似或相近的器型,还有三足鼎、凹折沿鼓腹矮圈足罐等。

从上述对比可以看出,昙石山文化与牛鼻山类型在主要器型与次要器型方面虽有较大的区别,但两者之间的联系还是相当密切的,有一些共同存在的东西,也有相互影响的成分在内。考虑到牛鼻山类型文化地处闽江上游,能更早接触到江浙早期文化,因此推测牛鼻山类型对昙石山文化的影响,要大于后者对前者的影响。

从牛鼻山与昙石山出土陶器相对照看,昙石山墓葬第一期至第五期都可看到两者相同和相近的陶器存在,表明其文化的影响是持续的,而且表现为存在相互交流的成分,不是单一的,而是双向的。

通过牛鼻山文化的桥梁作用,昙石山文化对浙江南部新石器时代文化也有一定的影响,比如浙南的好川文化就吸收了昙石山文化的因素。

1   2   3